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第8章 狐妖現身,見法術

[[[CP|W:718|H:514|A:C|U:http://www.*****.com/?chapters/201312/17/2816491635228841222249693457869.jpg]]]果不出所料,第二天,一向起的很早的冉肖到中午還沒起床,子書過去一看發現冉肖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雖然還能勉強爬起來,但癥狀很像丫丫的情況,臉色微白,雙眼略凸,不過癥狀較丫丫輕微不少,能說話,還能做簡單動作。

冉榮一家急成一團,馬上叫來村里的郎中,郎中的一句跟丫丫情況相似中了妖術無能為力后便推門而去,嚇的王珊癱在地上,子書一聽傻眼,胸口前所未有的絞痛,什么時候的事情?難道是昨天吃飯時?

冉榮讓冉肖回憶昨天吃飯有沒啥異樣,冉肖說也沒啥異樣,就是上廁所蹲坑的時候有陣冷風吹來,隨后好像做了個夢看到一個女人,迷迷糊糊好像流鼻涕,但清醒后鼻涕又沒流,女人也不見了。

正當大家想著各種可能性時,門口一片喧鬧,村長帶著豬肉強何芳夫婦、熊嫂飯館冉熊李麗夫婦以及何美和村里幾個人來到冉榮家門口。

還沒等冉榮出門口,只聽村長喊道:“冉榮啊,冉德家女兒小珺出事了”

冉榮和子書跑出去喊道:“咱們家肖肖也出事了,應該中了之前的妖術,跟丫丫一樣”

村長一聽說道:“果然,我們就是擔心跟昨天吃喪宴有關,就一家家跑過來詢問情況希望能找到線索。所有吃喪宴的都跑過了,現在算來,中妖術的有二個,冉珺和你們家冉肖”

冉榮心急如焚問道:“村長,你看如何是好?”

村長搖搖頭:“呂舵主也聯系不到,其他捉妖師不是不在就是不肯,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快找到妖獸,減少損傷,現在咱們趕緊分析下昨晚的情況”

幾個人圍成一圈開始討論,周圍的村民聞風趕來,人越來越多。

村長開始分析道:“我仔細問了小珺,說是喪宴上去過廁所,而且有遇到過一陣冷風,看到女人,冉榮,肖肖是這樣嗎?”冉榮點頭表示同意補充說還感覺有流鼻涕。

村長點點頭肯定的說:“那么妖獸應該就在昨天的喪宴上,而且有可能是妖獸化為女人吸取人的元氣,好在所幸這次兩個女孩中妖并不嚴重”

冉工擠過人群,來到內圈說道:“妖獸化為人不太可能,傳說的上古神獸都沒聽過會變人的,如果妖獸是神級,法力無邊還用這么麻煩的吸元氣嗎,我覺的不可能”

村長堅持:“或許有其他原因,我們先不管它是怎么做到的,目前事實應該就是妖獸化為了女人害人”

冉工沒有接著說話,村長繼續說道:“那么咱們可以將范圍縮小,這個女人就在吃喪飯里面”

話音剛落,村民交頭接耳,左右互盼,害怕妖就在邊上,弄的人心惶惶。圍觀的村民左一句右一句討論開來。

正當大家議論紛紛時,子書聽到熟悉的嗚嗚聲音,小黑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子書的身邊,子書一把抱起小黑,仔細一看,小黑顫抖著很害怕,然后對著人群發出嗚嗚的叫聲,子書沿著小黑的叫聲看去,看到一群婦女在互相討論,子書抱著小黑過去想看看對誰反應較大。越靠近小黑顫抖的越厲害,到婦女人群中間時,小黑索性不動也不叫。

子書越看越氣,真是關鍵時刻總掉鏈子,不過憑借小黑最近幾次超靈敏嗅覺反應,斷定妖獸應該就在這群婦女之間,聯想到河邊洗衣服的那幾個婦女,那么范圍可縮小到三個人身上,分別是丫丫娘何芳、熊嫂飯館李麗和隔壁小珺她娘何美,子書把這個想法跟冉榮說,冉榮一向信任這個早熟兒子,于是拉來村長、豬肉強、飯館冉熊和冉工進屋,關上門,村長讓其他人各自散去。

冉榮把子書的想法說了一遍,屋內一時之間鴉雀無聲,特別是豬肉強和冉熊,他們不相信自己老婆是妖,板著一副臉,尤其當冉榮說小黑狗能識妖時更是不信,于是場面一度非常沉默寂靜,靜的讓人窒息。

還是村長打破沉靜,問強和熊兩人:“不是你們老婆陪她們一起去廁所的嗎?她們怎么說到時發生的情況?”

兩人給出的答案一樣,首先感到一陣涼風,然后迷糊睡去,醒來后兩娃還在廁所,睡著了,沒看到其他人,迷糊時間應該不長,因為他們從廁所回餐桌時間并不是很久。或許是成人的關系,醒來會特別快,不然兩個小孩的后果不堪設想。

村長接著問:“最近你們老婆的情況,是否有異樣?”

兩人都搖頭否認,冉工也坐不住問:“她們最近有沒去過什么地方?”

何芳和何美的娘家是一個地方的,一個月前他們都回去過何家村,而李麗每天要到鎮里進貨,就去過鎮里,沒去過其他地方。冉工一聽覺得沒什么不正常。

一直旁聽不發言的子書想到什么問冉榮:“老爹,你上次說何家村怎么走的?”

冉工一看又是這個小屁孩說道:“問這個干嘛?小孩子哪涼快哪呆著去,何家村是從冉村往北走繞過飛石山即到”

子書白了一眼冉工接著說道:“爹還記的咱們去捉妖分會,那個分會的人去做啥了嗎?”

冉榮心有所思漸漸有所明的說道:“他們說去飛石山捉狐妖,難道那妖獸是?”

子書點點頭接著說道:“憑我多年的看電視劇經驗,這三個女人有個共同點,就是妖艷,我琢磨著這次村中作怪的非常可能是狐貍妖獸即狐妖,狐妖一向擅魅”

“電視劇,啥東西?”冉榮說完恍然大悟怒拍大腿:“我怎么沒想到,村中作怪害死小女孩的竟是狐妖……”

“所以我敢肯定,這狐妖必是從飛石山而來,那么狐妖上在誰身就可以進一步縮小到曾去過飛石山周邊的何美何芳兩個人中間。”子書得意的說道。

“嗯,范圍是縮小了,但怎么確定是哪一個呢?”村長的話,給子書潑了一盆冷水。

村長接著說道:“如果沒有更好的辦法找出狐妖,那么只能用最簡單實用的辦法,就是豬肉強你時刻盯著你的老婆何芳,雖然這讓你為難,但沒有辦法,你女兒也死了,你也希望查出真相,何美的老公冉德我會跟他說,讓他緊盯著,另一方面呂舵主我會再去催促”

其他人也覺的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且走一步看一步吧,大家搖頭嘆氣各自散去。

讓人意外的是,村里接下來的日子里,又是平平穩穩的度過六個日出日落,村里沒有一個女孩被妖怪殺害,之前被吸了元氣的冉珺和冉肖,修養了幾天后,略微有些好轉,村里所有人都松口氣。

直到第二天晚上,豬肉強急匆匆的跑來子書家,冉榮和冉工正好在喝酒談著狐妖已結束的事,還沒跑進房門就大聲喊道:“工叔榮哥,冉德家小珺又快不行了”淚流滿面的豬肉強氣喘吁吁接著說道,“工叔,您見多識廣,快幫忙去看看吧,榮哥也幫忙去看看”

冉工冉榮一聽也沒了神,這是怎么回事?人命關天,想也沒想,就急匆匆的去了木工冉德家。

躺在里面已經睡下的子書聽到聲音,想追出去,卻被王珊攔下,說這么晚就別去了,弟弟妹妹沒人照顧,說完王珊跟冉榮而去,讓子書接著躺著等。

這時的子書怎么也睡不著,心想怎么回事,六天都沒事發生,怎么第七天就……,等等,等等……,第七天,肖肖出事前七天丫丫出事,聽村長說,丫丫出事前一周村里也有女孩出事,難道……狐妖是要每七天吸一人元氣來修煉。子書有撥開云霧的感覺,等等,等等,為啥肖和冉珺都被吸了,都沒事,莫非,狐妖只吸了兩人各一半,正好吸滿一人?如果真是這樣狐妖簡直狡猾之極陰險之極,懂得這樣來改變策略,那今天不是……離上次冉肖和冉珺被吸正好第七天?

冉工和冉榮跑到木工冉德家時,小珺已經斷氣,冉德和小瑜哭倒在床邊,何美直接暈倒在地。

冉工和冉榮上前安慰木工德,然后問冉德:“今天有哪些人來過?”

“也沒多少人來過,隔壁鄰里鄰居來看過小珺,晚飯后豬肉強嫂何芳來過,跟何美聊天順便看望小珺,他們都來自何家村,以前也經常到我家聊天,我看兩個女人聊天,就出去一會誰知回來就……”

冉工轉頭問何美,卻見她已昏睡過去,于是想問何芳,也不見人,問身邊的冉強:“豬肉強你什么時候來的,你老婆呢?”

豬肉強應道:“我看天色已晚,何芳還沒回家,就過來看看……”,豬肉強邊說邊看了看周圍驚訝的喊道:“何芳人呢?剛才還在的,是她讓我趕緊叫你們過來的”。

狐妖到底是昏睡的何美還是不見人影的何芳?冉工和冉榮兩人對視一眼,隨即頓然醒悟,如夢初醒喊道:“糟了,我們可能中了狐妖的調虎離山之計,冉肖要出事……”說完立馬朝冉榮家跑。

話分兩頭,子書一想到今天正好第七天,那么冉珺今天出事不是意外,而冉珺的元氣不夠狐妖吸完整一人,還需要另一半肖肖的元氣,那么狐妖必定會來找肖肖,想到此子書爬起身來帶上冉肖的紅帽披上冉肖的外套。剛剛披上外套,就聽到房門外有腳步聲……

子書雖然已經意識的來者不善,但還是被驚出一身冷汗,慢慢走出內房來看,月光下只見一個妖艷的女人,帶著極其嫵媚和陰森的笑容站在門口看著低頭的子書笑,這不是何芳還有何人,子書全身汗毛都豎起來,對面這張臉看著極為不舒服,看著她慢慢向自己走來。子書慌忙跑到廚房,何芳追上來,子書拿廚桌左右躲避何芳的追擊,沒多久何芳被逼急,速度加快,一下把子書追到角落無從躲避,何芳抓住機會伸頭朝子書的鼻子過來吸元氣,這時才看清居然是張男人的臉,何芳頓時火冒三丈,兩眼突出大聲喊道:“你不是冉肖”

子書一邊觀察周圍逃跑縫隙一邊說道:“我不是啦,我們在玩辦家家呢”,子書故意把聲調調高,想吸引隔壁鄰居的注意:“你別過來哦,你過來我喊非禮啦,我的貞潔比命還重要,再過來我就自殺給你看”。

“你假扮冉肖敢欺騙我,我先殺了你”說著何芳舉起十指朝子書掐來,

看什么玩笑,我也是見過貞子的人,子書一個鉆空,躲過何芳的撲殺,跑到客廳,邊往門口跑邊回頭看何芳有沒追來,只見何芳追到客廳,并沒有再追,而是嘴巴向前做吹氣狀,子書感到一陣涼風襲來,很快看到何芳臉開始變得更加妖艷,眼睛突然變的異常魅惑無比,漸漸的子書失去了知覺……

“子書,醒醒,醒醒……”

子書再次睜開眼時,看到眼眶潤濕的冉榮說道:“還好你沒事嚇死我了,隔壁的小珺就沒這么幸運了”

“難道她……”還沒等子書說下去,冉榮點了點頭一滴淚滴在子書臉上,子書猶如晴天霹靂,心如刀割,小珺算子書半個兄妹,周圍鄰居的小孩中關系最好,兩人同撫一個奶長大,這是子書到這個世界第一次遭受如此大的打擊,悲痛欲絕,突然憎恨自己無能為力,恨自己不會武功,恨自己一無是處。

子書強撐著身子站起來,看到同在屋內的冉工正好一腳被何芳踢開,冉工很快站起來跑出門口,何芳不依不饒跟出去,沒想到一把老骨頭居然還這么硬,子書還沒佩服完,只見冉工雙手不知道做了什么動作,他身邊的幾塊石頭臨空飛起,然后直飛何芳而去,子書一鄂隨即為冉工大聲叫好,心想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隔空取物,冉工真是真人不露相,子書思考間,卻看到讓人大跌眼鏡一幕,冉工發完招就癱倒在地,一動不動。

何芳躲過大部分石頭,幾塊石頭打中也沒造成什么傷害,冷笑著說道:“死老頭,居然還會法術,不過道行太淺,居然只能發動一次,受死吧”

眼見何芳就要雙手掐到冉工,冉榮大喝一聲,拿起身邊的椅子扔過去,然后再拿起另一張椅子沖門而出,何芳看到砸過來的椅子,收起手身子一閃躲開身去,緊接著一把手抓住冉榮手里的椅子,抬腳一踢,把冉榮踢的飛遠,一口熱血噴射而出,何芳也不追上去,而是朝冉工走去,何芳兩手掐起冉工,把冉工掐在空中,兩手越勒越緊。

子書看情勢危急一緊張隨手抓起身邊地上的東西沖向何芳,拿起的居然是墊桌椅的子書心法下銅盒子,子書用力拿盒子砸何芳的頭,何芳一看來襲,手微微一松轉頭一閃,躲避過去,接著抬腳又是一踢,踢在子書胸上,人隨盒子一塊飛出去,落到地上,子書頓覺五臟六腑翻騰,喉嚨一熱一口血噴出來,正好噴在掉到不遠處的子書心法下冊盒子上,子書全身疼痛猶若散架再也無法動彈。

何芳再次雙手用力掐住冉工脖子,冉工兩眼似睜而閉,舌微紫而吐,蹬踏的雙腿漸漸無力……

<ahref=http://www.*****.com/?a>

同類熱門
  • 鎧甲勇士之地球保衛戰鎧甲勇士之地球保衛戰無解之謎|玄幻當地球再臨黑暗,何人能力挽狂瀾,且看五名勇士以血肉之軀捍衛地球尊嚴
  • 妖統天下妖統天下寂滅紅塵|玄幻一草一木一世界。一沙一水一仙途。吾為大千世界。現代天才博士林玄為尋女友穿越來到妖氣大陸,而和他一同穿越而來的是一頭現代神獸——青龍。一個古靈精怪的天才博士徒弟,一個幽默風趣的神獸師父。又會發生什么有趣的故事呢?一切盡在妖統天下。……新書等級:妖者,妖師,大妖師,妖宗,妖王,妖皇,妖尊,妖帝,妖圣,妖仙。
  • 荊棘與阿洛斯荊棘與阿洛斯公子搖|玄幻世界大樹的毀滅,導致萬物所需的魔力無法再度新生,為了能夠讓這個世界茍延殘喘到找到解決方法之時,擁有最高統治權的神族下令禁止其它任何種族使用魔法。但大地上的某些不為人知的角落里還存在著空間風暴時期的偷生的可怕異界生物,沒有魔法的強大力量作為武器會使得數十個種族可能被覆滅,因此,交涉無用后,反抗神族的大戰爆發了,在矛盾激化之下,神族最終做出了讓步,允許任何生命學習更加可控的巫術,并且聯合所有的種族組成被稱為“神圣軍團”的聯軍來清除異界生物。此后五百年之久的歲月里,魔法銷聲匿跡,不再被人們所熟知,但魔法就真的不復存在了嗎?
  • 皇道摔碑手皇道摔碑手上皇樓|玄幻何為墓碑,亡者紀念,生者追悼。何為豐碑,敗者恥辱,勝者功勛。勝者為王,每個王者的道路必定是一條血路,浮尸千里。當他站在頂峰之時,俯視天下的時候,回首會發現一座座豐碑,記錄下了他的一點一滴。眾生在仰視他的時候,會看到一座座驚悚的墓碑,銘記著一場場驚心動魄的戰斗。
  • 醫修征途醫修征途北小玖|玄幻平凡少年受到師傅平生所傳,一身武道醫術登峰造極。冷雨夜,破廟之中救上落難公主!從此兩情糾葛不斷。少年不畏力量權勢,只為紅顏傾心。不為縱橫一世。,只為我心逍遙。修真!只為紅顏永伴,只為笑傲于天地之中!自悟醫術之道,感悟天心自然!紅顏相伴,醫修直上九重天。
  • 殘影封天殘影封天黔中阿呆|玄幻血流盡、身軀毀滅;劍破碎、碎滅成塵。化成一滴血影淚,飄落于凡塵。看蕭仇,手握殘影;怎么劍戰諸侯、笑傲十三天,復仇天外天,征戰混沌寰宇……從而成就封天稱號!!
  • 不允天不允天青檐|玄幻千年之前,人類自稱仙族,龍鳳呈祥,無數血脈天才橫空出世,無比的盛況!壓制天啟大陸各類種族,無人能及。而后,天空中出現一個種族,自稱為是天啟大陸的原住民,天啟族,視人族為侵略者,入侵天啟大陸,發生驚天大戰!這一戰,持續了五百多年,最終,人類勝利,天啟族群不知去向。夏日,少年從鎮上來,走進帝王城,為尋舊人。物有本末,事有始終,因緣輪回,人事不休,萬物生死,是為祖體。踏入最后,方為天地!
  • 無敵佛魔無敵佛魔茶葉小朱|玄幻有這么一個遼闊的世界,那里五彩斑斕,鳥語花香!那里沒有通訊,沒有機器,沒有科技……因為那里只有傳奇,只有開天辟地,只有恩怨情仇,只有江湖。在這傳奇世界里,只要你有力量,你就是主宰,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包括權利,美人,你就是規則……且看一個外來人是如何揮揮手攪動這世界的……
  • 戰魔蒼穹印戰魔蒼穹印趙百里|玄幻暗黑的陰霾里,我蜷縮在卑微的角落,靜靜地注視著光陰流轉,當命運的紐帶相互連接,我會和你們相遇。新生的英雄握著破世之劍,踏在青銅的地面上,為命運而戰。皎潔的身影對月吟唱,清澈的眸子撥開云霧。沉寂的古劍掙脫塵埃,持劍的人漫游四野。嬌美的少女撫摸心中的古卷,迷古的哀嘆穿越千年。縹緲的塵土隨著嬌艷的花兒舞動,燦爛的光彩曾經賜予他們生命。心中的夢想即是雙鋒所向,凜寒的峰刃是男兒的目光。
  • 待到凌寒獨自開待到凌寒獨自開屬貓|玄幻一身傲骨如寒梅,待到凌寒獨自開。惡魔降臨,龍族歸來,天使之翼,精靈葬歌。
fivb排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