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暴戾夜審4

一陣低沉有力的腳步聲很快逼近,小伍一回頭,看見BOSS章啟霆已經推門進來。
“老大,你可回來了?我爸,不對,伍局長正在會議室里等著你呢,你趕緊過去吧。”小伍見到章啟霆,如獲救命浮木,緊拉不放。
這里是“設備室”,聯通審訊室外的一間房間。排列整齊的白熾燈把室內照得一片通明,雪白墻體上吊著若干個顯示器和收音器材,一張白色長條桌旁,略顯雜亂地堆放著幾把椅子。一側墻面上鑲嵌的一塊面積頗大的長方形玻璃里,可以把旁邊緊鄰的審訊室里正發生著的一言一行盡收眼底:
“我們警方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不要逼我們對你用極端手段!”章啟霆聽見審訊室里傳出年輕警員的審問聲。透過單面透明的窗玻璃,他看見警員的臉色已經疲累無神,可見其已經與嫌疑犯周旋了不短時間。
“怎么?你們警察還想屈打成招不成?你還讓我說什么?我說了,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章啟霆看見審訊室的桌子前,坐著的正是自己傍晚時分抓獲的“九號墓”盜墓主嫌犯,此刻面目顯得愈發猙獰。而警方派去的審訊員卻是一個剛入警隊不久的年輕人,不論是氣勢還是思辯,顯然都已經被犯罪嫌疑人生生壓倒。
章啟霆濃黑的眉宇之間浮起一層冰寒之氣。
“那個人一直這樣嗎?”章啟霆用下巴示意窗戶內側的嫌疑犯,問小伍。
小伍的臉立刻苦起來,點點頭,“都耗一晚上了,之前是我審的,我把從你那學來的‘連哄帶嚇’技能都用了個遍,可是都不好使。這家伙不是老油條,就是真無辜吧?”
“無辜?”章啟霆發出一聲寒涼冰澈的反問。一個配有64式7.62毫米微聲手槍,而且懂得詐降,懂得伺機反抗,并蓄意對警員行兇的人會是無辜?!
“連哄帶嚇?我教你的?”章啟霆濃眉一挑,斜睨小伍問。
小伍立刻用手遮臉,抵擋boss的銳利眼鋒。
章啟霆沒再言語,提步直接跨出設備室。
等小伍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來不及抓住章啟霆衣袖,只能對著他身后喊,“老大,我老爹已經等了你一晚上了,他說了,你再不去他就真的要收案了!”
章啟霆置若罔聞,幾步走到審訊室的門口,直接推門而入。
坐在嫌疑犯對面,與之艱難周旋了半個晚上不見絲毫成效的警員小劉猛然一驚,不由地從椅子上站起來。章啟霆只說一句,“小劉,你先出去,門關上。”
“老大,你先去見伍局吧……”小伍在設備室一端,透過麥克風對章啟霆喊話。
話未說完,卻看到章啟霆轉向玻璃窗的臉冰得讓人渾身發冷,他噤聲,然后聽見一聲不容置疑的命令,“小伍,把錄影和收音設備全部關掉!”
小伍心頭一凜。
“老大,可是——”話未說完,設備的開關已經被按掉。
頓了一秒鐘后,小伍才恍然發現,原來是自己,在說“可是”兩個字的同時手指已經自動關掉了開關。
“伍哥,可是我們局里不是有規定的,嫌疑犯的審訊必須全過程錄音錄影——”剛剛被章啟霆從審訊室里趕出來的警員小劉,一邊說一邊想要伸手再按開開關。
小伍一巴掌打開小劉的手,“shutup,別BB!”他的章boss就要開展“雷霆手段”審案了,竟然還有人不屏息凝神準備觀看,竟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什么規定之類的大道理?
“伍哥,這是我們公安局的規定。就算你是伍局長的兒子,我也會……也會去向局長報告的。”小劉說著,又不死心地伸手去夠開關。
小伍騰地一下站起,吼道,“你報告個毛線!他是我老子,連我都沒空搭理,會搭理你?”
嘴上雖然在吼,可小伍的眼光卻一刻沒有離開審訊室玻璃窗的方向。果然,在他還來不及沒有反應的片刻,一窗之隔的審訊室里,白色審訊桌已經飛起來。
fivb排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