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感興趣

寬敞的辦公室內,氣氛異常低沉。
坐在單人沙發上的楊昊幾次試圖開口打破這詭異的沉默,可話到嘴邊又不知說什么。
來來回回幾次,連楊昊自己都覺得尷尬了,可坐在主位沙發上的男人卻是絲毫不為所動。
“哥。”良久,楊昊才從嗓子眼蹦出這么個音符來。
其實連他自己都很難解釋,身為楊家的二少爺,從小天不怕地不怕,為何卻獨獨畏懼這個年長自己五歲的親哥哥。
楊淞并未答話,只是微微睜開雙眼,看向旁側的楊昊,示意其繼續說。
“你這次回來的這么突然,怎么都沒有提前跟家里打個招呼?”
“這不是已經知道了嗎?”楊淞一瞬不眨的盯著楊昊帶著笑意的面容。
曾幾時,這個一直跟隨著自己跑上跑下的小伙子,轉眼間已經成長為了一名能夠獨當一面的成熟男人了。
“這......你要是早些說,爸媽還可以一起去接你的,他們要是知道你回來了,肯定特別的高興。”
“沒這個必要。”楊淞眉頭微挑。“先別通知他們,我這邊先處理些事情,過兩天再去看他們。”
楊昊微微皺眉,對于自己大哥的這種行為他一直以來都相當的不認可的。
先別說,過幾天?
這么顯而易見的推托,連三歲小孩兒都聽得懂,更何況他今年都已經28了。
還準備繼續勸說些什么,可楊淞似乎已經沒有繼續交談下去的意思了,面無表情的仰靠在沙發上,雙腿自然交疊,一派閑態卻無端給人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突然一個奇怪的念頭涌上心頭。
這種男人,究竟會拜倒在哪個女人的石榴裙下呢?
可轉念一想,又覺得有些可笑。
從小就外貌出眾,才華驚人的楊淞,從來都是不缺乏女人獻殷情的。可他似乎一直以來都未對誰表現出感興趣的意思,起初父母還會為他的婚事著急。酒會、相親,能用的招數全數用了個遍,可結局往往差強人意。久而久之,父母也無奈的選擇聽從天命。
楊昊回憶起以往的一些趣事,不自覺的彎了彎唇。
右手隨意的伸進褲兜,指尖意外的觸及到一個硬物。
楊昊猛然一頓。
“對了,哥。我們昨天中午不小心撞到的那個小姑娘好像出院了。”楊昊說話還算客氣。
“碰瓷兒小姐?”楊淞突然想起那個炸毛的野貓,那雙黑亮的大眼在腦海里一閃而過。
“不管怎么說還是倒在了我的車前,再怎么說還是有一定責任的。”楊昊禮貌的為其開脫,倒是有些驚訝自家大哥會回話。
“盡管醫院的檢查結果是中暑?”楊淞有些好笑的彎了彎唇。
盡管動作幅度微小,可還是被一向警覺的楊昊捕捉到了。
“她下午醒來的時候還是挺虛弱的,應該還是受到了一定的驚嚇吧。”繼續開脫。
“你確定是驚嚇,而不是驚喜?”
“哪兒有人發現自己醒來躺在醫院還能驚喜的。”接著開脫。
“如果入眼的是自己那盤菜,那就另當別論了。”
......
楊昊偏過頭沖著虛無眨了眨眼。
是他的錯覺嗎?
為什么他覺得楊淞好像跟那個女人較上勁兒了?
“名字叫車黎子。”抽出褲兜的身份證件,楊昊認真的看了一眼那個平凡的證件頭像。
都說證件上的照片,照出的效果都是慘絕人寰的。
那個丫頭雖然長相不出眾,身材不出挑,可再怎么也算得上是個窈窕的鄰家小女孩類型。
可這圓頭肥耳,笑起來兩頰堆肉,簡直辨不清五官的女人是誰?
“會不會......并不是她的。”
楊昊還沒來得及捉摸清楚,手里突然一空,證件轉眼間已經易了主。
楊昊目瞪口呆的盯著沙發上專注的看著證件的男人,這么明顯的對一件事物感興趣,并且對方還是一個女人“的東西”。
他可不可以理解為,萬年和尚有從良的意圖?
雖然迫使她從良的對象并沒有想象中的美好。
“在想些什么?”楊昊明顯的神游太空,讓楊淞表情微微放松。
雖然對外是一個嚴肅成熟的男人,但不可否認,他骨子里還是那個調皮搗蛋,鬼靈精怪的小屁孩兒。
“啊,沒啥。哥是對這個女人感興趣了?”
“......”楊淞意味不明的掃了弟弟一眼,揚了揚手里的身份證件。
隨后,插兜里走人。
楊昊目瞪口呆的目送楊淞瀟灑離開的背影,
什么意思?
fivb排球比分